记一次疯狂的骑行,常熟至镇江

在镇江工作一个月了,11月8号星期五,请了半天假回常熟学校,趁周末打算把留在学校的山地车骑回来。

在学校,请还在学校的几个朋友吃了饭,又和肖赞,张群通宵打DOTA到早晨快5点钟。7点15左右起床,收拾行李,准备出发。

找修车的老熟人把我的车锁砸开(钥匙忘在镇江了),刚弄好,天下起了小雨;回宿舍呆了一会(他们还没睡醒),雨停了,又去修车铺买了把新锁,刚要走,又下雨了;好吧,去食堂再吃一次早饭,几个包子一碗粥,吃完,雨停了。出了校门,查手机地图路线,刚弄好,尼玛,又下雨了!就像修车的(姑且就这么称呼他)说的,老天要留我。小感动了下,继续前行!没一会,雨停,天晴了。

从早晨8:30左右出发,到中午12:00时,抵达无锡火车站(中间休息了两三次,每次约1分钟;平均骑行速度20公里每小时)。打电话给陆振,他在上海。于是找家餐馆吃了份快餐。

12:30,从无锡出发,向常州武进骑行。一路向西,而且多数时间都在国道、省道上,没阴凉,左脸都被太阳烤疼了。下午13点多,出了无锡,进入常州地界。下午14点多,累的不行了,骑行速度降到了12~15公里每小时。在某家诊所门口,买了两个柿子吃,又洗了把脸,休息了约5分钟,继续出发。

下午16点左右,到达武进地区。距离常州金坛还有约40公里远,按照当时的体力,大约得3小时车程。

下午17点多,到达“西太湖”,跟在金坛的于丹联系了下,估计还得两小时,她让我去金坛汽车站,在那接我。湖挺大的,但没时间欣赏,得在耗尽最后一丝体力时赶到金坛,且天要黑了。体力已经不支了,速度降到了10公里每小时以下,屁股也好疼。

下午18点左右,出了西太湖湖面,还有一段环湖公路要骑,天已经黑了,路灯都亮了。这时风也大了些,实在是力不从心了,不得已,向下班骑电瓶车路过的阿姨求救,希望她带我一程。阿姨心善,爽快地答应了。我看了下码表,速度只有23公里每小时,不过比我刚才的龟速要好多了。

约1分钟后,突然下起了雨,起初很小,越来越大,后来下起了大雨,阿姨停下来穿雨衣,我则继续前行。阿姨说前方左拐不远处有个小镇,可以在那住宿一晚。说好到金坛的,看来没指望了。全身湿透了,雨打的眼都睁不开,水流到嘴里都是咸咸的,是我汗渍的味道。

几分钟后看到一度假村,像是别墅群,正犹豫是不是这,之前的那个阿姨又赶了上来说,“小兄弟,不是这,再往前!”。道了谢,继续冒雨前行。约4分钟后,找到了个度假小镇。进了镇,先是看到了一个挺豪华的假日酒店,估计不便宜,于是继续寻找(此时雨小了),不远处,有条小街,在一家杂货超市买了身雨衣,老板人好,同意我在他店里换下衣服。穿上雨衣,在街上慢慢骑行,正犹豫要不要继续赶路去金坛,这时老爸又短信问我现在在哪了,发张照片来。我更觉得得安顿下来先,免得家人担心,且天色已晚,又随时都有可能再下雨,不安全。在街上给金坛的于丹打了个电话,说明情况,然后开始找旅店。找到一家旅店,冲了个热水澡,换上干衣服,舒服多了。又是周末,得给家里报个平安了,给奶奶打了个电话,又给老爸打了个电话说我已经住下了。

早晨8点起床,吃了点昨晚买的八宝粥当早餐,退房后开始了向金坛方向的骑行。出了小街,看到街口的招牌,写着“嘉泽,一个可以深呼吸的地方”。的确,这里临近西太湖,又刚被雨洗过,空气特别清新。深吸了几口气,正式离开这里了。嘉泽,一个可以深呼吸的地方

嘉泽,一个可以深呼吸的地方

骑行两小时后体力很快就降了下来,速度尽量维持在15公里每小时。

10点左右,进入金坛地界。坚持到上午11:10,在公路路口的一家小快餐店吃了顿午餐,顺便休息一下,因为实在是不行了。

11:30,吃完午饭,又在餐馆女主人的同意下,借下房间,换上了包里仅剩的两件干衣服——一件薄毛衫,一件薄运动外套;ps:雨衣里外都湿了,没法穿。趁雨还小,刚恢复些体力,全力向金坛客运站骑去。

12:00整,终于到了这个昨晚的目的地,金坛客运站。给于丹发了个短信,告知我来了,马上要走了。她回电说刚从车站出来坐上回家的公交。呵呵呵,“失之交臂”吗?!

自知现有的体力完全受不了之后剩下的距镇江约60公里的骑程。好不容易把车子塞到了发往镇江的长途车货仓里,买了张金坛到镇江的车票(中途检票员又要我为车子补了张车票,打8折 🙁      )。

12:20发车,下午14:00到镇江汽车站。下车后顿时觉得天冷了好多。查找好去宿舍的骑行路线,一边吃力地骑行,一边左右看看这个还不熟悉的城市。

下午15点多,终于,回到了“精英公寓”。

 

发表评论